快捷搜索:  www.ymwears.cn  as

《在京思故园见乡人问》王绩唐诗鉴赏

《在京思故宅见村夫问》王绩唐诗鉴赏

【作品先容】

  《在京思故宅见村夫问》是隋唐时期书生王绩的诗作。全诗以思故宅、问故宅、意欲回归故宅列句成章,脉纯利润清晰、篇法圆紧。

 

【原文】

在京思故宅见村夫问

 

旅泊①多年事,老去不知回。

忽逢门前客,道发故乡来。

敛眉②俱握手,破涕共衔杯③。

严密访朋旧,愚昧问童孩。

衰宗多弟侄,若个赏池台。

旧园今在否,新树也应栽。

柳行疏密布,茅斋宽窄裁。

经移何处竹,别种几株梅。

渠当无绝水,石计总生苔。

院果谁先熟,林花那后开。

羁心只欲问,为报不须猜。

行当驱下泽,去剪故宅莱④。

 

【注释】

①旅泊:流浪,这里指在外仕进,未能归乡。

②敛眉:皱起了眉,这里指掉落泪动容,是表达思乡之情。

③衔杯:饮酒

④莱:草名,别名藜。一种一年生草本植物。嫩苗可食,生田间、路边、荒地、宅旁等地,为古代贫者常食的野菜

 

【赏析】

  王绩由隋入唐,大年夜业(605-618)间举孝廉高第,授秘书正字。武德(618-626)初,待诏门下省,百无聊赖,或问:“待诏何乐?”他说:“俸禄太少,又很寥寂,但日有美酒三千,照样可以留恋的。”这种孤寂苦闷,无所事事的生活情况,经常激发书生的思乡之情。这样,一旦赶上可以诉说衷肠的村夫,那久已积贮的情感,就如同开闸的蓄水,一发而弗成收,要获得尽情的宣泄。这首诗便是书生旅居京华,待诏门下省时,遇村夫朱仲晦所作(《全唐诗》卷三十八载朱仲晦《答王无功问故宅》诗)。

  诗写得颇故意境,一开首它就把读者带到书生寓居的异域京城里。这儿房屋鳞次栉比,毂击肩摩,乃至书生在外旅居多年,到老了仍没有想回故乡,然而“流连忘返”只是外面的意思,继承读下去就可以发明“故乡”始终魂牵梦绕在诗民心中。书生溘然在自己门前碰到了多年不见的故村夫,久别邂逅,彼此都激动得流下了眼泪,不由自立地紧握着对方的手。接着客人被热心地请进了房子,贤淑的主妇迅速筹备好了洗尘的酒肴。座中,主客相谈十分亲热融洽。主人一个劲地扣问着故乡的事。他首先问起亲朋石友,连他们的孩子都细心心细地扣问到了。接下去,到书生开始扣问自己的宗族的近况。王绩是隋末大年夜儒王通的弟弟,他的二哥是《古镜记》的作者,此外还有弟兄四人。王通逝世于大年夜业岁终,他的儿子王福畤(王勃之父)、王福郊以及其他子侄在王绩作这首诗时,大年夜都在故乡,是以王诗说“衰宗多弟侄,若个赏池台”。

  接着,书生连续提了许多问题,问到旧居、栽树、建房、种竹、植梅、渠水、石苔、园果、林花等等。而这连续串的提问,在体现了书生关心故乡亲人的的迫切心情的同时,在人们的目下出现出一幅幅自然风景和社会生活丹青。着末,书生以吩咐故人回答不要有挂念和表示自己将告老回籍作结,娓娓动听,余韵无穷。王绩受老庄思惟影响较深,他的不少诗作只管流露出对封建礼教羁束的不满,但也每每体现出遗世自力、悲不雅隐遁的思惟。读罢这首诗,使人认为王绩平生虽有回避醉乡的一壁,但他又并非真如他所说的“长昏饮”,而是也有清醒和热爱生活的一壁的。

  这首诗在艺术上很有特色,提问用于诗文中的很多,诸子散文、史传文学以及诗歌都有,如《天问》一口气提了一百几十个问题,《诗经》的《行露》十五句中连用九个问句,根据诗歌内容的必要,恰当地应用问答的形式,可以使作品显得不板滞。

  王绩这首诗大年夜约曾受此前乐府诗《门有万里客》(曹植)、《门有车马客行》(陆机)的启发。曹、陆这些诗“皆言问讯其客,或得故旧乡里,或驾自京师,备述市朝迁谢,亲友凋丧之意也”(《乐府解题》,府诗集》卷四十引)。但王诗和它们在主题、形式上又大年夜不相同,这就充分体现了书生的独创性。

  这是一首大年夜家都很认识的诗,以往读者总以为统统问题都办理了,着实它还有疑义要“相与析”。譬如王绩是生活在隋唐之际的人,他在两朝都做过官,而隋文帝都京师(长安),隋炀帝都东京(洛阳),唐朝又定都长安,那么,诗题所说“在京”,是哪个京呢?又如王绩的籍贯, 《唐诗纪事》说他是“绛州”人;新、旧《唐书》本传说他是龙门(今山西河津县)人;《四库全书总目提纲·东皋子集》又说他是“太原祁(在今山西省)人”;《全唐诗》卷三十八所载“王绩村夫”朱仲晦《答王无功问故宅》说“我自铜州来”,又轻易使人以为他是“铜州”(唐属渤海政权,其州在今镜泊湖以南地区)人,那么,他的“故乡”究在何处呢?还有这“朱仲晦”在较早的纪录唐代书生的文献中均无记录,他究竟是不是“唐”人,是不是王绩的“村夫”呢?要是不弄清王绩的一生古迹,此诗的写作年代,就无法去回答它们,也不能说已全读懂了这首诗。

  王绩一家的籍贯是有变更的,据他的《游北山赋序》、吕才《东皋子集序》和杜淹《文中子世家》的纪录,他家在汉代假寓于祁,西晋末永嘉之乱,迁徙南方,北魏太和时再迁龙门,至王绩时已栖身五代,以是他应为唐绛州龙门县人。《清一统志》对河津东皋村子的方位有详细先容,该当说王绩所思的故宅正在这里,而不是其余地方,更不会是榆关之外的“铜州”,所谓“朱仲晦”是王绩的“村夫”,完全出于误会,由于他便是宋人朱熹,在《晦庵老师朱文文移集》卷四第一首诗便是《答王无功在京思故宅见村夫问》。

  至于王绩“在京”的问题,关系到此诗写作光阴和背景。王绩平生在隋在唐入“京”都不止一次。王绩生于公元585年(隋文帝开皇五年),十二岁时曾在京师见杨素、薛道衡。隋炀帝大年夜业中,他三十岁阁下曾赴东都应举、任官。公元621年(唐高祖武德四年)底或翌年头?年月,王绩三十七八岁,朋侪薛收曾到龙门造访他,匆匆其出山,不久,他就应召入长安,待诏门下省。公元624年(武德七年),薛收卒。公元627年(贞不雅元年),王绩四十三岁,他的兄长王凝以监察御史身份弹劾大年夜臣侯君集,涉及太尉长孙无忌,王氏兄弟受到压抑,王绩以“脚疾”罢归。吕才《东皋子集序》说他“贞不雅中以家贫赴选”,岁余又“挂冠归田”。《在京思故宅见村夫问》写于这两次归田之前,而以公元627年(贞不雅元年)的可能性最大年夜。那时他离家多年,人已四十出头,虽非白叟,却轻易孕育发生岁月催人老的感慨,以是诗中说“旅泊多年事,老去不知回”。从这段历史,可以看出王绩的归隐并非有意与新兴王朝分歧作。

  闻一多老师在论及唐初半个世纪诗歌的环境时说过,“这五十年,说是唐的头,倒不如说是六朝的尾”(《唐诗杂论·类书与诗》)。正由于那时大年夜多半书生都致力于绮靡的诗歌创作,王绩等少数书生的清新朴素的作品就更显得珍贵了。

  刘禹锡曾称颂王绩“以有道显于国初”,“文章高逸,传乎人世”(《王质神道碑》)。《四库全书总目提纲·东皋子集》在论王绩诗时又把它和盛唐诗歌联系起来:“其诗唯《野望》一首为世传诵,然如《石竹咏》,意境高古,《薛记室收过庄见寻》诗二十四韵,气格遒健,皆能涤初唐俳偶板滞之习,置之开元、天宝间,弗能别也。”切实着实,盛唐期间的一些写田园生活、写同伙亲人诚挚交谊的名篇都能见出王绩文风的影子。读这首《在京思故宅见村夫问》时,读者很自然地会想到王维的“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。翌日未来绮窗前,寒梅著花未?”(《杂诗》) 

 

【作者先容】

  王绩(585—644)唐代书生。字无功,自号东皋子,绛州龙门(今山西河津县)人。隋末名儒王通之弟。隋炀帝时,举孝悌耿介,授秘书省正字,六合县丞,因嗜酒被劾而旋里隐居。唐初,以原官待诏门下省,侍中陈叔达闻其嗜酒,特准日给一斗,时称“斗酒学士”。后弃官归隐东皋而终。工诗善文,作品多以田园、隐逸生活为题材,常以阮籍、陶潜自况。诗风质朴自然,洗尽六朝铅华,为初唐诗坛带来生气,且对五律的成熟,有所供献。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“”()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收拾自收集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小学古诗文网免费宣布仅供进修参考,其不雅点不代表本站态度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njpksqxx.com/zhishi/356.html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